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法王国的故事
魔法王国的故事

魔法王国的故事

安东尼达斯最近有些忙。

  作为魔法王国达拉然的创立者之一,联盟的高阶法师组成的肯瑞托议会的最高领袖,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的名声和威望可谓响彻整个艾泽拉斯大陆。在外人眼中,这位须发皆白的法师元老威严,睿智,行事果敢坚决,沉稳干练。在他的领导和号召下,肯瑞托议会以及他们的达拉然城空前繁荣,法师们在联盟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无论在军界还是政界都是如此。我们很难想象,能有什么事情会使我们德高望重的老法师手忙脚乱的呢?

  人们不知道的是,人前表现出的威严正经只是安东尼达斯的其中一面,背地里,我们年迈的法师人老心不老,也有着自己原始的欲望——对女人的性欲。由于年轻时期浸淫法术,并为了联盟尽心尽力,老法师一生并未婚配,一身旺盛的精力无从发泄,即使到了老年也是如此。浑身涌动的奥术力量使这位法师的精力和心智远比他的外表看上去年轻,丝毫不逊于一名壮年人。但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威严形象,老法师并未将自己内心的欲望付诸行动,面对四周随处可见的公爵夫人,贵族千金,甚至是漂亮女佣,他的最大限度莫过于趁对方不注意时,用目光扫过她们身体的突出部位。但鉴于我们的老法师经常成为公众瞩目的焦点,这样的机会也是少得可怜。

  不过,当容貌秀丽,体态婀娜的吉安娜进入达拉然学习,并正式成为安东尼达斯的学徒后,这一切有了大大的改观。我们的老法师享受到了无尽的“福利”:可以天天欣赏女徒弟清丽脱俗的面容,薄薄的见习法袍下前凸后翘,曲线玲珑的身段,以及在走路或转身的时候露出法袍裙摆下的秀美双足和一小段洁白紧致的小腿——吉安娜将少女清纯的面容和熟妇性感的体态完美的结合到了一起。这一切让安东尼达斯春心大动,他首次萌生了将自己体内蓬勃难抑的性欲冲动付诸行动的想法。

  聪敏好学的吉安娜很快就展现出了自己无以伦比的天赋,她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掌握了一些基本法术,并能通过施法使周身的元素具象化:能够制造出火苗,冰晶,以及奥术闪耀等,这些法术的高阶形态就是火球术/炎爆术,寒冰箭/暴风雪,以及奥术飞弹/奥术爆炸,它们能够在战斗中让敌人灰飞烟灭。

  面对着女徒弟的进步神速,一向善于勉励后辈的安东尼达斯出乎意外的并没有对此大加赞赏,事实上,他破天荒的第一次产生了希望自己的学徒愚笨些,进展慢些的想法。因为学徒进展越快,就意味着越早的毕业离开导师,对于老法师而言,也就意味着无法继续视奸自己的美艳女徒了。无奈的是,吉安娜丝毫没有顾及导师的“殷切期望”,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就全部掌握了一名见习法师所需要掌握的所有法术技能,而一般人达到同样的程度至少需要六到八年的时间。在通过安东尼达斯设置了重重障碍的见习法师考试后,吉安娜顺利的穿上了见习法袍,拿到了见习法杖。而由于在毕业考试中的优异成绩,吉安娜在见习法师毕业祭上占到了最前排,这正是文章开头大家看到的一幕。

  老法师失落的发现,见习法袍质地更厚,吉安娜的身段无法像之前那样凸显了,就连下摆也更长了些,玉足和小腿也很难露出了。按规定,学徒成为见习法师之后,还会留在达拉然一段时间,当肯瑞托确认他或她积攒了足够的实战经验后,才会被派往各处任职。这段时间是安东尼达斯将他的想法付诸行动的最后机会了,也是他之所以很忙的原因所在。

  我们不禁要问,他打算怎么做?倚仗着自己的尊严和威望,以及女徒弟对自己的感激之情,让对方心甘情愿的在自己面前脱得一丝不挂,任自己尽情赏玩她的玉体?抑或,凭借着自己高超的法术本领与刚成为见习法师的女徒弟来一场法师的对决,取胜之后再到床上展开另外一场“对决”?不不不,这可不是我们德高望重,沉稳睿智的老法师的行事风格,他将采用一种更为间接,也更为艺术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

  说到附魔,通常这一法术的功用是用来强化武器,使其具备魔法能量,从而在战斗中更具优势和杀伤力。有的会为武器附加火焰、冰霜、奥术伤害;有的会使武器变得更加轻灵,易于携带和挥舞;有的会让武器变得更加锋利,能够轻易刺穿敌人的厚重铠甲。对于安东尼达斯而言,这些法术太小儿科了,一名稍加训练的法师用低阶的法术就能够做到这些。我们技艺超群的老法师要开创一种前所未有的附魔——我们可以称它为“感知附魔”。其具体效果就是被附魔的物体将携带有施法者的感官,包括触觉,视觉,听觉等等,这样,这件带有感知附魔的物品就可以代替施法者去听,去看,去感受了。不过,除了可以监视敌人的动向,或者窃取情报之外,感知附魔对于正在阵前搏杀的士兵们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实质的作用。但我们的思维可不能被传统所束缚,这个“被附魔的物品”可不仅仅限于武器,也可以是衣物,特别地,当它是一个美女的贴身衣物的情况下,感知附魔对于施法者,尤其是一个怀着淫邪之心的施法者来说可就有着极高的价值和意义了。没错,这就是老淫棍安东尼达斯的打算:当感知附魔研究成功,想方设法弄到吉安娜的贴身衣物并施加感知附魔,这样一来,无论美艳的见习法师走到哪里,自己想摸就摸,想看就看,想听就听了。

  既然有了行动方案,接下来就是具体的技术细节了。由于感知附魔的隐蔽性,老法师首先需要克服的难题是它不能改变被附魔物体的外观和质地。一般地,因为充斥着法术能量,附魔或多或少都会改变被附魔物体的外观:灼热,冰霜,奥术附魔不用说了,被施法的武器周身闪耀着火焰,冰晶,或者闪电;即使外观最为低调的附魔,也至少会让武器微微泛光。鉴于自己的女徒弟不会傻到将一件发着光亮的内裤穿上身,老法师必须确保被施加感知附魔的衣物与之前毫无二致。其次,也是感知附魔中最为困难的一个环节——切断被附魔物体作用于其它对象的感官。说的具体点,就是只能让老色魔通过被附魔的衣物感觉到美女徒弟的娇美身躯;但同时不能让吉安娜感到自己的衣物或法袍上传来用手摸,甚至用舌头舔的感觉。由于感觉向来都是双向性的,切断其中一方的感觉,都将意味着同时也切断了另外一方。怎么能在切断吉安娜感觉的同时,不仅保留甚至不能削弱自己的感觉,是安东尼达斯面临的最大挑战。最后,就是施法材料和施法时间了。通常,难度越大的附魔法术,消耗的材料越多,需要的时间越长。出于自己目的不可告人,感知附魔必须在隐秘的条件下进行,并且不会被允许有太长的施法时间——实际上可以想见的最长施法时间是从吉安娜睡下到第二天起床之间的时间。并且,如果背着一个又大又沉的附魔袋去完成这项工作,其隐秘性必将大打折扣了。迅速快捷,减少耗材,是安东尼达斯最后需要解决的问题。

  面对以上的诸多困难,换作他人肯定是要打退堂鼓了,但我们名震天下的大法师岂是等闲可比,对女徒弟的无比迷恋激发了他无穷的潜力,他凭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勇气和天才般的创造性智慧将这些难题一一攻克,并赶在吉安娜离开达拉然之前将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

  见习法师毕业祭之后不久的一个夜晚,喧闹的城市早已安静下来,除了建筑物的窗口中闪出的零星灯火以及施加于整个城市上空的奥术屏障泛出的微光,整个达拉然城已被暮色包裹。在雄伟的法师圣殿身后,就是见习法师宿舍了。此时几乎所有宿舍的窗口都是黑的,只有一间宿舍还亮着灯,而当午夜降临后,这盏灯也灭了下去,整个法师宿舍没有一点光亮。就在这时,一个身影悄悄的靠近了宿舍,当他离宿舍还有一段距离时,一下子消失了。“消失”只不过是以一个常人的认知来判断,如果此时的观察者是一名法师,他一定会惊叹不已:对方施放的是一个高阶闪现术。通常,闪现术只能是在前进方向没有任何障碍的情况下将自己的位置瞬间向那个方向移动一段距离,根据施法者的程度不同瞬移距离也不相同,从几码到十几码不等。而眼下的这个神秘人是在很远的距离上用闪现术径直穿过了宿舍厚厚的石墙,由于他出现的地点是宿舍内部,所以别人会觉得他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在整个达拉然,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法师一只手就能数的出来,而能够如此挥洒自如,气定神闲的施放这一高难法术的,恐怕只有一人。

  没错,这就是老淫棍安东尼达斯,而今晚对他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就在今晚,他将把自己苦苦钻研的成果付诸实践。此时,老法师内心是焦急的,远没有他施放闪现术所见的那种潇洒。此前,他一直在等待法师宿舍最后那盏灯的熄灭,那就像是他今晚行动的发令枪。因为那盏灯对应的房间正是吉安娜的房间,而自己的女徒弟是诸多见习法师中最用功的一个,所以她宿舍的灯光总是最后熄灭的。老法师沿着宿舍塔楼的旋梯拾级而上,来到了女徒弟的门前。在静候一段时间,确定里面的人呼吸匀称,已经熟睡之后,他采用我们之前提到的方法进入了屋子。

  借着窗外的微光,安东尼达斯能够看到吉安娜熟睡中依旧美丽动人的面庞,洁白光滑的颈项以及一段微微露出被子的香肩。遗憾的是,她身体的其他部分都被被子盖住了。老法师拼尽全力才按捺住掀起被子,将女徒弟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暴露于前并尽兴赏玩的冲动。一切已大局为重,不能急于一时,他拼命告诫自己,压下心中的欲火走向床尾,那里平整的摆放着吉安娜的见习法袍和贴身内裤,法杖则斜靠在墙壁的角落里。安东尼达斯拿起这些物品,悄无声息的闪现出房间,快速的来到位于宿舍塔楼最顶层的一个闲置的房间。按照他的计划,这就是他今晚的“工作间”了。

  老色魔此时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将女徒弟的丝绸内裤捂到自己的口鼻处,用力做着深呼吸,感受着上面传来的体香,他甚至还能感觉出这件刚脱下不久的内裤传来的温热气息。陶醉一番后,老法师定了定心神,他必须开始工作了,今晚的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极其珍贵。他拿出施法材料,掏出魔杖,口中念着早已烂熟于心的咒语。于是,在这个漆黑的夜晚,这座塔楼顶部的一间密室里,一个附魔史上的奇迹诞生了:一位年迈的老法师凭着无边的法力和顶尖的智慧,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难度极高的感知附魔法术,并且是四次——他把口舌的感觉施加到了内裤上;把四肢的感觉施加到了法袍上;把下身那根老肉棍的感觉施加到了法杖的杖柄上;最后将自己眼部的视觉和耳部的听觉施加到了法杖顶端的水晶上。其详细过程如果被记录下来,足够后辈们花几十年的时间瞻仰和学习,可惜,鉴于感知附魔目的的不可告人性,这些空前绝后的珍贵资料只能烂在老法师的肚子里。在做完这一切后,老法师由于兴奋和紧张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他擦了擦汗,稳定下心神,拿起看上去与之前毫无分别的衣物和法杖回到了吉安娜的房间,将其重新摆放成之前的样子。之后,安东尼达斯离开了见习法师宿舍,回到了自己在法师塔的房间,静静的等着黎明的到来。他此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是个法师而不是牧师,如果懂得精神控制,那事情就变得方便容易了,就像高阶牧师阿隆索斯-法奥在视察北郡修道院时,在密闭的忏悔室内对修女们所做的那样……这经常成为两人私下里津津乐道的话题。

  第二天清早,一缕柔和的阳光射入见习法师宿舍屋内,唤醒了由于熬夜仍有些睡眼惺忪的吉安娜。她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起身下床,穿上了贴身内裤和见习法袍,在进行了简单的洗漱和整理并用过早点后,便拿起法杖离开宿舍,准备今天的法术修习。总之这个早上对吉安娜来说没有什么不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在法师塔里自己房间内的安东尼达斯,却迎来了一个具有非凡意义的清晨:当吉安娜起床时,通过摆在房间角落里法杖顶部的水晶,他看到了自己女徒弟随着被子的滑落,逐渐露出了在朝阳照射下那性感惹火的身体,先是光洁的双肩和葱嫩的玉臂,然后是高耸坚挺,随着动作不断晃动的一对丰胸,光滑洁白的背部没有一点瑕疵,接着,随着吉安娜起身,纤纤细腰下那浑圆翘挺的臀部也被尽收眼底,柔美紧致的小腿和健美修长的大腿之间,是被细腻性毛遮盖的桃源洞穴,性毛在阳光的照射下泛出金灿灿的光芒,与主人那披肩的金发颜色完全一致。正当老淫棍张大着嘴巴,留着口水欣赏着“眼前”的美景时,自己的嘴和舌头传来一阵柔腻香滑——吉安娜穿上了自己的亵裤,我们之前知道这是老色魔口舌感官的载体,所以现在他的嘴可以随意亲吻女徒弟浑圆翘挺的丰臀,舌头可以自由舔舐那肥美嫩滑的阴穴了。当吉安娜穿上见习法袍后,老淫棍的双手和双脚顿时感到来自女徒弟躯干和腰腹的皮肤那细腻光滑的美妙感觉,而吉安娜胸前那对饱满丰挺,弹性十足的双峰,以及点缀其上的两粒红豆般的乳头,全都落入了老色魔的那对魔掌,任其揉捏把玩。最后,当女徒弟葱嫩的玉手拿起法杖时,安东尼达斯下身的老根顿时传来一阵销魂柔美的紧握感,女徒弟给自己的远程手淫让老法师的下体一柱擎天,险些缴械投降。

  安东尼达斯成功了,他通过感知附魔,使自己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欣赏自己美貌女徒弟的姣好面容,并随时随地的与之肌肤相亲,时时感受着吉安娜娇美柔嫩的身段那美妙的触感。特别是在与对方面对面的情况下,来自四肢,口舌和下体的触感似乎也由于目标的近在眼前而感到更加的真实了。他用自己的视角看着吉安娜的同时,通过她手中法杖顶端的水晶也能够看着自己,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奇妙。当吉安娜奔跑时,由于衣物和身体的剧烈摩擦,特别是与臀部和胸部的摩擦,让老法师更加深刻的感受着两者的丰挺和伟岸;当吉安娜就寝或沐浴时,那光洁玉润,婀娜有致的玲珑身段暴露无遗,作为导师,对女徒弟“法杖不离身侧”的悉心教导确保了老色魔能够时时的将这些美景尽收眼底;更加绝妙的是,老淫棍发现自己的女徒弟并不是只靠法术书籍打发漫漫长夜的,有不少时候,这名豆蔻年华的怀春少女为了排遣难耐的春情,会将法杖紧紧夹在腿间往复摩擦,更有甚者,会将杖柄的末端插入自己的阴穴一小段并来回进出。这可是老淫棍的高光时刻:腿交的感觉,以及传自女徒弟下体的,丝毫不亚于真正性交的美妙感觉,让老法师兴奋莫名。每当此时,安东尼达斯都想振臂高呼感知附魔万岁。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每逢吉安娜雨天外出,或者干净整洁的她决定清洗一下自己的衣物时,不管我们的老法师身处的环境如何干燥,他总是感到湿漉漉的;而当吉安娜走在乡野或树林中,树枝和荆棘偶尔刮蹭到她的法杖或法袍时,老法师的下体和四肢自然是一阵酸爽。但和他所享受到的福利相比,这些负面效果简直微不足道。自此以后,安东尼达斯除了必要的应酬和交际外很少露面了,他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高高的法师塔里自己的私人房间。外界以为老法师仍在不断地钻研学习至高法术的奥秘,并对其更加的敬畏和叹服了。但如果有人能够看到房间里的情况,就会发现这位法术界的泰斗什么都没做,而是躺在自己那巨大的扶手椅里,目光迷离,神情陶醉,张着嘴任口水外流,舌头不断伸进伸出,颤抖的两手在半空中虚抓着什么,下身的法袍一直高高的隆起,俨然一副重度脑血栓并发中风的模样。而如果此时的吉安娜正在洗澡,或者,正在用法杖排遣自己难耐的寂寞的话,老法师的“病情”将会更加的严重。原本,老法师将会一直享受着感知附魔给自己带来的福利,任意欣赏,把玩着漂亮女徒弟的玲珑玉体,但随着那一天的到来,这一切被改变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