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被日本归来女人榨干精液
被日本归来女人榨干精液

被日本归来女人榨干精液

陈东阳面容冷峻的向前走,一身戎装气势强盛,肩上披着的军用风衣微微摆动。

  在他前方两侧,一眼望不到头的军队正站在雨中,手中握着钢枪不动如山。

  这些身经百战的兵士像出鞘利剑,看向陈东阳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和炙热。

  副官王虎这个军中第二高手,正撑伞小心翼翼帮陈东阳遮挡雨水,根本不顾自己早已经淋透。

  “陈帅,真的要走吗?北疆之地刚平定,您不在这里,我怕镇压不住各处强龙。”王虎不顾脸上雨水,看着面前战神陈东阳。

  陈东阳十五入伍从小兵做起,十年时间已经成为北疆之主,开疆扩土平定北疆。

  陈东阳靠着战功被大夏封为元帅,坐镇北疆守国门,算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大夏国三十年未有过册封元帅,唯独陈东阳做到了。

  “不老实杀了就是,再不听话的,就灭一家、一族。

  就凭我陈东阳三个字,相信北疆没人敢乱。”陈东阳看着两侧为自己送行的部队冷声说道。

  这都是跟随陈东阳多年的虎狼之师。

  陈东阳一声令下,北疆百万军可为他慷慨赴死。

  要不是北疆内外交困,陈东阳到处平乱无暇顾及,早在两年前就回家了。

  两年前父亲陈青山突然死亡,陈东阳派人调查的结果却让他愤怒,竟然是整个陈家搞的鬼。

  大局为重的他等到北疆安定,他也成了大夏的北地之王。

  成为元帅的政令下达三天后,陈东阳迫不及待就想回去算一算这笔账。

  陈东阳想到这里,眼神愈发的冰冷,感受到陈东阳的杀意,为他撑伞的老虎感觉遍体生寒。

  来到车前,陈东阳转身看着面前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铁血之师。

  “愿陈帅早日归来!”站在最前排的将官,注视着心中神一样的陈东阳,怒吼了一句。

  “愿陈帅早日归来!”紧接着千军万马同时注视着那个高傲的身影,用尽全力吼了出来。

  眼前看不到边的军队举枪向天,鸣枪致敬,用北疆军独有的方式为陈东阳送行。

  磅礴大雨中,万千兵士的怒喊和密集枪声响彻天地。

  陈东阳深呼吸,干脆利索的上车离开。

  第二天,明华机场,陈东阳身影出现在出口,步履稳健杀气内敛,只穿着一身破旧军装没有军衔军徽,气势锐利像一把出鞘利剑。

  父亲被害死的这笔血债忍耐了两年,回来到明华市,陈东阳的杀意愈发强盛。

  安顿好北疆,副手老虎不放心大帅安危,还是跟随在陈东阳身边。

  “陈帅,已经确定过消息,今天陈家年会,所有的陈家人都在天海大厦。”老虎向陈东阳汇报刚确认的消息。

  陈东阳嗯了一声向前走,从小就在陈家长大,他哪会不知道这些。

  这日子就是他刻意挑选的,正好都凑一起了,省的他一个个去找。

  走到接机口,一道熟悉的倩影让陈东阳止住了身形。

  林诗曼,明华市出了名的美女,也是陈东阳的妻子,样貌靓丽身材曼妙,性格温婉善良,她的追求者如过江之鲫不可计数,却唯独对陈东阳死心塌地。

  陈东阳快步来到林诗曼面前,一把将她抱住。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成亲当晚说走就走,十年里一点音讯都没有。

  你知道我是怎么撑过来的?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你这个混蛋!

  大混蛋!!”林诗曼努力抿着唇在哭泣挣扎着,双手发泄般的用力拍打陈东阳后背。

  林诗曼用力咬着红唇,美目倔强的瞪着陈东阳,可看到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影子,视线还是开始变得模糊。

  林诗曼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这十年来,她为陈东阳受了太多的委屈,原本努力坚强的她在见到陈东阳的瞬间,一直压抑多年的情绪终于爆发了。

  这十年来,林诗曼为陈东阳承受了太多太多,在恨恼的拍打陈东阳的时候,渐渐的林诗曼没了力气,紧紧抱住了这个令她失望又担心的男人。

  紧紧抱着陈东阳,林诗曼哭的撕心裂肺。

  陈东阳温柔得帮她拭去泪痕:“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在军中神一样的人物,钢铁一般的汉子,此时却只剩下满腔的柔情。

  “你还没吃饭吧?累不累?走,跟我回家。”林诗曼恢复了些情绪,还是一如既往的心疼这个男人。

  “诗曼,你先回家。有的事,必须立刻就处理。你放心,我很快就忙完回家陪你,这次不会让你再久等。”想了想,陈东阳跟林诗曼说道。

  林诗曼疑惑的看着他,最终温柔可人的她还是乖巧的被陈东阳劝回家去等他了。

  林诗曼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离开,表情紧张模样,像害怕陈东阳再次消失。

  等到林诗曼回去,陈东阳来到了一辆看似普通的suv旁边,老虎快走两步,恭敬的为陈东阳打开车门……

  天海大厦高三十多层,占地极广,是陈家的产业,今天的陈家年会也在这里,大厦今天不对外开放。

  车子停在路边,陈东阳下车看着面前这栋奢华的大厦,那双眼睛微微眯着,愈发的冰冷。

  曾经陈家只是富裕之家,是他的父亲陈青山呕心沥血把陈家发展起来,最终成为明华市豪门之一。

  陈青山的家族股份比家族任何人都多,这些目光短浅嫉贤妒能的亲戚,在陈家成为豪门之后,把陈青山害死,瓜分了属于他的股份家产。

  陈东阳年轻时好勇斗狠惹是生非,被他父亲打了无数次,可要论从心里疼他护他的,就是他父亲陈青山。

  现在陈东阳晋升大夏元帅位极人臣,手握百万军,气吞万里如虎。

  二十五岁封侯拜相,陈东阳多希望父亲能活着,看看他儿子这番成就。

  就因为这群目光短浅,只会为了蝇头小利窝里斗的狗东西,陈东阳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拳头不由的握紧,又缓慢的松开,陈东阳身形稳如山岳迈步向前。

  上了台阶来到酒店门口被两个身强力壮的保安给拦下来了。

  “今天陈氏集团年会,酒店不对外开放,有邀请函吗?”保安面向凶恶,身为陈家的爪牙平时可没干好事。

  见到陈东阳摇头,又看了看他那身寒酸的老军服,不耐烦的吼了一句:“给老子滚一边去。”

  陈东阳狼狈离开十年,底下人换了那么多,哪有人认识他。

  “这个穷酸来这里想蹭吃蹭喝的吧?”

  “就这个穷比,想来蹭饭好歹也有身像样的衣服,穿成这样就来,真是有意思。”

  “就是,看到乞丐就恶心。”

  奢华大气的酒店大门不时有人进进出出,停下来的宝马奔驰法拉利这些车下来的几个人,正准备进入酒店。

  看到陈东阳寒酸的打扮,不由的鄙夷撇嘴,充满不屑。

  “草泥马的,让你滚一边去你没听到!?”保安见陈东阳还站在原地,不由的愤怒起来,就像一个底层乞丐在挑衅他。

  保安一脚向陈东阳踹了过去,动作迅捷有力,一看就是训练过的。

  富家子弟正看热闹,突然之间僵直的站在原地,眼睛瞪得滚圆像是见到了鬼。

  在陈东阳的身后侧,老虎出手后发先至,手掌按住那个保安的脸,手臂用力,把这恶保安的头撞在了酒店门外的立柱上。

  砰的一声闷响,立柱上的坑洞周围遍布裂痕,如同蜘蛛网向四周延伸。

  “陈帅也是这种蝼蚁能侮辱的!”老虎收回手,掏出手帕擦拭着手上沾上的些许鲜血。

  好心狠手辣的人,竟然敢打死陈家的保安!

  还是在陈家年会的今天,还是在陈家天海大厦的门口。

  刚才看热闹嘲讽陈东阳的人都惊呆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会出现这样不敢置信的事情。

  “去跟里边的人说,陈东阳回来了!”看着另一个吓得瑟瑟发抖的保安,陈东阳向他说了一句。

  保安吓得双腿打颤转身就向酒店里边跑了进去。

  十年前的时候陈东阳是陈家的耻辱,是个不成器的窝囊废。

  十年后陈东阳回来了,他现在以陈家为耻。

  门口血腥恐怖,那些有钱人听到陈东阳这三个字,立刻想到了曾经的传闻。

  陈东阳,陈家前任家主陈青山的独子,都知道是个没本事的窝囊废。

  后来入赘林家做了上门女婿,在结婚当晚,陈东阳离开林家去了北疆。此间十年再没音讯。

  海天大厦顶楼的会客厅处处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场中男女都有,各个看起来富气十足,男的浑身上下都是奢牌,女的光鲜亮丽身价不菲。

  现在年会还没正式开始,一家人齐聚有说有笑时门被打开,吓破胆的保安冲进来:“出大事了,有人在大厦门口杀了咱们的人。”

  热闹的厅里突然安静,所有人惊讶的看着保安。

  “谁?活腻味了?!”家主陈青平一拍桌子怒视保安。

  “他,他说他叫陈东阳。”保安语气慌乱。

  陈家人听到杀人原本只是吃惊,陈东阳这三个字说出口,就像是有种魔力,这些光鲜靓丽的陈家人眼神都带上了惊恐和心虚。

  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一个混吃等死,被全明华的家族都嘲笑的窝囊废,孤身北上入伍十年还能活着回来。

  “慌什么!?看你们出息,一个废物活着回来,还能兴风作浪不成?”陈青平瞬间慌乱又平静下来。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回过神,都为自己刚才丢人反应羞恼。

  陈青平眼神冷漠带着阴狠,跟保安说着:“让他进来!”

  在这处处明争暗斗只是为钱的陈家,哪还有半点亲情。

  陈家人也都想到十年前陈东阳那个窝囊废模样,哪还有点害怕,都是露出鄙夷的笑容。

  保安还没走到门口,就被进来的老虎迎面撞见,老虎伸手抓住他衣领,像扔掉垃圾似的抬手把他扔出门外。

  堂哥、堂弟、二叔、姑妈,眼前这十几个人都是陈家核心,也都是陈东阳的亲人。

  然而见到这些亲人们,陈东阳只觉得恶心,这一张张光鲜虚伪的面具下,是一颗颗肮脏又狠毒的心。

  当年父亲陈青山意外惨死,在场的这些人,每人都有份!

  “哟,陈家大少爷回来了啊。这寒酸样啧啧,而且还跟以前一样不懂规矩,见到长辈都没个称呼。”

  说这话的是陈东阳的姑姑。

  “东阳,你还有没有点规矩?没礼貌不敬长辈就算了,一回来就打死保安惹出命案,这次可每人能保得了你。”家主陈青平,也就是陈东阳的大伯也开口了。

  打死一条恶狗而已,陈东阳心里连一丝波澜都没有。在北疆战场上,死在他手下的亡魂上百万,这才算个啥?

  “老虎你先出去吧,我处理点家事。”陈东阳吩咐道。

  老虎立即服从命令,还主动把门关上了。虽然在场的陈家人人数众多,但他一点都不担心陈东阳会吃亏。

  老虎反倒有点担心陈东阳出手太重,一会收拾残局会费点力气……

  “我父亲的事,你们都有份吧?”陈东阳一双冰冷的锐利眼睛盯着众人。

  这件事在陈家是个禁忌没人敢提,现在陈东阳的话就像一个火星,点燃了心虚的陈家人。

  “狗一样的东西,现在见陈家越来越有钱,想过来捞一笔吧,呸!”陈家的一位二代一脸厌恶的表情说道。

  “刚才他还杀了咱们的人,咱们就该让他在监狱里过一辈子。”又一个人叫道。

  “你这个窝囊废,现在是林家的上门女婿,你已经不是我们陈家人了。赶紧滚出去!”

  “来人,打断他的腿,扔出陈家。”这时,身为家主的陈青平脸色阴沉不定说了一句。

  话语落下从陈青平身后走出一人,双目有神内力收敛,含而不露的气势一看就是个高手。

  这个保镖两步来到陈东阳面前,一拳就打了过去。

  普通的一拳偏偏快如闪电,隐约带着破空之声。

  这保镖李二可是陈青平花大价钱请来的高手,一身功夫强横无比,在整个明华很有名气。

  陈家人在见到高手李二出手,都在幸灾乐祸,甚至已经想象出陈东阳被打的狼狈不堪跪地求饶的样子。

  可接下来陈家人期盼的画面没有出现。

  李二动手快如奔雷,拳头还没有轰在陈东阳的脸上,就被陈东阳手掌伸出,包住了他的铁拳。

  陈东阳用力,就听着李二拳头断裂诡异声音出现,紧接着陈东阳一脚揣在李二身上。

  后者惨叫一声,身体像是炮弹一样在坚硬的墙面砸出巨大的凹陷。

  很明显没救了,这一下全身的骨头都碎成渣了。

  现场极度安静,这些富家子弟惊恐的看着这暴戾恐怖的残忍一幕,看的他们头皮发麻,心脏快跳出来。

  陈东阳冷漠的眼神扫视全场时,所有陈家人心中惊骇恐慌的躲避他的视线。

  十年前的窝囊废,现在归来竟变成了地狱杀神。

  没人出声,生怕被陈东阳盯上,就连家主陈青平也是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

  “当年我父亲掌管陈家,带着你们一步步混出头,你们为了利益,收了对手的钱来出卖家族利益和我父亲。

  最后你们眼红我父亲的股份,联手营造出一出车祸惨剧,让他惨死。

  他费尽心血发展陈家,结果却被你们这样对待,我想他肯定也会对你们很失望。”陈东阳声音低沉。

  “你给我闭嘴!陈家还没你说话的份儿。”被说中心中最阴暗的事情,陈青平怒吼了一声。

  陈东阳身形一闪,就像是一道残影站在了陈青平的面前,抬起手对着他就扇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

  陈青平的身体连带椅子都歪斜向旁边飞了出去,伴随着陈家人的惊呼,陈青平狼狈爬起来吐出一口血水。

  “你这个废物竟然打你二叔,他是陈家的家主。你这个没教养的……”

  另一边,牙尖嘴利的二姑一脸凶相,仗着是长辈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再次响起。

  整个人都被陈东阳一巴掌扇飞出去,撞在墙上才狼狈的躺在地上惨叫。

  等到把所有陈家人都狠狠打了一巴掌,面对这么狂暴的陈东阳,所有人都不敢说话。

  陈东阳眼里只有冷漠,没有半分不忍。

  对于他父亲的惨死,这点报复根本不算什么。

  姑妈的孩子今年二十出头,也是好勇斗狠的角色,自己和亲妈都被扇了巴掌,趁着背对陈东阳的时候,他偷偷摸出刀子就对陈东阳捅了过去。

  陈东阳看都没看,一个鞭腿披挂,就把他肋骨踢碎,整个身体砸在地面瓷砖上碎裂一片。

  那惨状就像被一辆卡车高速撞击出来的暴戾模样。

  姑妈的亲儿子瞬间死透。

  没人敢相信十年前任人欺负的窝囊废,今天就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魔鬼一样。

  这时陈东阳又把目光放在角落中一个陌生年轻男子的身上。

  被陈东阳强势的眼神盯上,年轻男子慌乱大喊着:“你想干嘛?

  我告诉你,我可是李家独子李志涛,我爸是李家族长李洪江。

  在明华市没人敢招惹我们李家。

  你们陈家人见了我家,都要点头哈腰的讨好。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不然你会不得好死!”

  听到这话,陈东阳目光一凝。

  “李家?忘了告诉你,当年我父亲的事情,你们李家也是参与者!这笔债,你们都得还!”

  陈东阳身形鬼魅般的出现在李志涛面前,手已经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而你,就当做利息吧!”

  陈东阳随手一甩,李志涛就被抛起来,身体砸碎了巨大的玻璃窗飞了出去。

  这是三十层顶楼……

  浴血疆场十年,战场上每天战死者何止几百上千!

  可是这些陈家人哪曾见过这血腥如同炼狱一般的场景?他们不过是有几个小钱就膨胀起来的小人而已,何曾见过这种一言不合见生死的场面?

  角落那个心机最重的堂姐竟然吓得尿失禁。

  门外不时响起脚步声和打斗声,不过始终没有人进来。

  陈东阳命令老虎守门,那他在门外既不敢放人出来,也不敢放人进去。有老虎守着,今天整个明华市就没人进的来。

  厅中所有人都瘫软或者倒地,这时陈东阳的目光放在最后一个人身上。

  “我,我是孙家的人,我爷爷曾是少将,我爸是明华市首富,你要是敢动我,就不单单是家族问题。

  你面对的会是你承受不了的后果。”姓孙的年轻人战战兢兢的后退,恐惧的看着陈东阳。

  “哦对,还有你们孙家,也参与谋害我父亲的计划里。

  当年跟陈家恶意竞争,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文学] 回复数字297,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收买陈家人中饱私囊,最后给家族带来了巨大损失。

  当年你们可没少为难我父亲。你们这些当初私底下参与谋害我父亲的家族,我肯定都会拜访。”陈东阳冷笑着走过去,依旧是干脆利索的扭断了这人的脖子。

  孙家年轻人瞪着眼睛死不瞑目,身体倒在地上发出沉闷声响。

  现场到处都是鲜血和死去的人,压抑的气氛中让这些养尊处优的人恐惧到不能呼吸。

  现场如同地狱,陈东阳脸上始终平静,哪怕动手间穿梭在这片恐怖大厅,看起来也是那么的轻松随意。

  “父亲忌日在一个月后,那一天我要在坟前看到你们都出现。

  还有刚才的李家和孙家,当年参与的两个家族也要去。

  少一个人,我就灭了你们整个家族!”陈东阳表情不喜不悲,冷漠的话语落下瞬间,厅中温度像下降了几度,充满了阵阵寒意。

  说完话陈东阳转身向门口走去,眼睛再没有多看陈家人一眼。

  看着陈东阳气势滔天的背影,所有人都充满了惊恐,曾经一无是处的废物,竟然变得这么强大疯狂。

  陈家人都清楚,这么狂傲嚣张的陈东阳,就要面对陈家还有李家孙家三大家族的猛烈报复了。

  哪怕陈东阳再能打,面对三个家族的报复,也是无力反抗的。

  陈青平恨不得把这个狠辣的亲侄子千刀万剐了,可还是封锁消息,将这件事情妥善处理。

  陈东阳离开天海大厦上车,看着造型华丽的大厦,眼神中充满了冷漠和失望。

  车子向前行驶,陈东阳又想到了曾经,母亲早死,全靠陈青山拉扯大。

  “去林家。”陈东阳想起了那道倩影,心中一抹温柔出现。

  林诗曼跟陈东阳同岁,家族婚配十来岁就摆了婚宴拜了天地。

  当初整个明华市的人都想不通,长相靓丽身材完美,女神一般的林诗曼,为什么会对陈东阳爱的死心塌地。

  曾经年轻纨绔时候,陈东阳被人欺负打了,每次都是她细心照顾。

  每次被被训斥或者辱骂,也都是她逗陈东阳开心。

  所有人包括林家都看不起陈东阳这个窝囊废,偏偏每次林诗曼都会给他加油打气。

  这是一个无比善良,傻到令人心疼的女人。

  整个记忆里,除了父亲陈青山和林诗曼,这个世界就没有对陈东阳真心好的人了。

  林家别墅在幽静的郊区,车子距离别墅百米外陈东阳就下车了,沿着路向前走,心中有些忐忑。

  当陈东阳走到门前停住脚步,正看到门旁一个孤单人影呆坐在那发呆。

  精致的容颜未变,高挑鼻梁性感红唇,那双美丽眼睛,林诗曼的侧颜一直都是完美的像一个仙子。

  此刻林诗曼正双臂抱着膝盖发呆,看起来孤单无助令人心疼。

  成亲那一晚,陈东阳狠心离开,林诗曼也是站在门口无声的看着他离去,一直站累了坐下来,也是这样双手抱膝。

  看到陈东阳走了过来,林诗曼神情转忧为喜,赶紧站了起来。

  陈东阳上前一步,又把她抱在怀里,抱的紧紧的。

  感受到林诗曼的微微颤抖,陈东阳在心里发誓守护她一生一世,不会再像十年前一样因为自己废物,被别人冷嘲热讽,受尽羞辱。

  “对不起。”陈东阳闻着林诗曼发丝清香轻声的说着,心里千言万语只出口三个字。

  “这次你总算没骗我,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呢。

  你去陈家应该受了不少苦吧?陈家已经不是以前的陈家了,陈伯伯去世的时候,他们把产业都分掉了,我去帮你争属于你的那份,却被他们赶了出来。

  陈家那边你先别去了,在我家住段时间吧。我怕他们欺负你。反正我家能供你吃穿生活的。”林诗曼终于开口,哽咽的动听声音令人心疼。

  只是林诗曼不知道念念不忘的人,早已从尸山血海踏上了别人难以想象的高位。

  陈东阳那双杀人无数的手温柔的穿过林诗曼发丝,帮她细心的整理凌乱发丝,又轻轻的擦掉那张美丽容颜上的泪水。

  这贴心举动让林诗曼破泣微笑,笑起来的林诗曼这一瞬间美丽的如同百花绽放。

  “等我很久了吧?咱们进去,从咱们拜堂成亲算,已经十年没有见你爸妈了。”陈东阳牵着林诗曼的柔软小手。

  林诗曼嗯了一声,看到陈东阳安然无恙的回来,开心不已的她美丽的眼睛变成了弯月,性感唇角微微上扬。

  陈东阳和林诗曼走进了客厅,正好看到林父林母还有林诗曼的弟弟林强强。

  “爸妈,东阳回来了。”林诗曼开心的跟爸妈说着。

  “哟,姑爷回来啦?一走就是十年,要不是见到,我还差点忘了还有个上门女婿。

  以前诗曼爷爷救过你爷爷,然后就指腹为婚让你们俩成夫妻。

  还让你来我家做上门女婿说是报恩,我看这哪是报恩,分明是报仇嘛。

  啧啧啧,你看看这身打扮,比走之前更穷酸了,你这些年都混到狗身上了吗?”林母今天早些就听到女儿说陈东阳要回来了。

  真见到了这个上门女婿,表情那种鄙夷和不屑再明显不过,分明是恨不得陈东阳永远回不来才好。

  “爸妈,十年没见,二老还是一点没变。”陈东阳不在意林母话中带刺,笑着回了一句。

  “在外混了十年的陈东哥衣锦还乡了啊,听我姐说你入伍参军去了。

  这些年肯定当官了,是排长还是连长?可别说混不下去回来的。”林强强,也就是陈东阳的小舅子说话也是阴阳怪气。

  这家伙是烦透了陈东阳,以他姐的气质魅力,多少豪门的青年才俊都着迷,可她姐跟中了邪一样喜欢陈东阳。

  从十五六岁一直等了他十年,想到这里林强强就为自己的姐姐不值,更是因为不能巴结到豪门望族开始恨陈东阳。

  林诗曼美丽的脸庞上很是尴尬,她很担心陈东阳会被自己的家人气到。

  陈东阳脸上挂着随和的笑容没有生气,这表情被林父林母看到,更是感觉这上门女婿真是比以前更窝囊废了。

  “哦,忘了,之前你们陈家调查过你,说你就当了两年兵没踪影了。

  估计是受不了苦拼不了命,去哪瞎混去了,你到干脆走了十年,你知道诗曼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我都恨不得你在外边能永远不回来才好,我林家也能清净。”看着窝囊废上门女婿,林母是越说越气。

  “我这次回来会尽量弥补,我会对诗曼好。而且我保证从今以后,这天底下就没有敢欺负林家的。”拉着林诗曼的小手一起坐在了沙发上,陈东阳很认真的跟林父林母保证。

  林强强被陈东阳的话给逗笑了:“你被赶出陈家,也不是大少爷了,陈家的一毛钱你都没有份。

  我家赶不上林家可好歹也算名门大家,还用你这样的窝囊废保护?

  这些年真本事没有,吹牛X的本事倒是见长。我还是清净清净去吧。”

  林强强说完话,不屑的冷笑一声。

  “告诉你一些事情吧!赵家少爷你还记得吗?上周的时候,买下了全城的公交地铁和望海大厦投屏,向我姐表达爱意,持续了三天就花费上千万。惹得全明华市的女人都羡慕。

  你再看看你这个熊样,陈家把你扫地出门,出去十年也没混出样来还是这么穷酸相。

  我真是不知道你怎么把我姐骗的那么着迷,你要是真为她好就该早点离开她。

  赵家少爷跟我姐才般配,有了赵家支持,我们家肯定会更强!”

  说完这些话,林强转身就去了别墅二楼,在他眼里陈东阳根本就不配做他姐的丈夫。

  林母见儿子离开,也是撇撇嘴看都不看陈东阳回房间去了。

  “哎,东阳,以后成熟些,别再胡作非为。在外边惹是生非的也不要连累我们家。”林父终于开口,这语气虽然不好,看得出来捏着鼻子认可陈东阳回来了。

  主要是林父心疼闺女,看到林诗曼那么紧张在意陈东阳,林父也不好说别的。

  林父心里琢磨是不是他们俩十二岁的时候,一群醉酒混混欺负林诗曼。

  年少的陈东阳拼死保护林诗曼,最后被打的浑身是血差点死掉,总算吓跑了混混。

  难不成是那一次让自己闺女这么心甘情愿跟着陈东阳的。

  可惜林父心里没有答案。

  说完这话,林父叹息一声:“现在林家也是不太平,真的承受不住你整天闯祸了。”

  林父转身去了书房,也懒得跟这个无用的上门女婿浪费口舌,眼不见为净。

  林诗曼嘴巴嘟着有些委屈,配上靓丽的容颜一举一动都那么的赏心悦目。

  “哎呀,你说你,干嘛口气那么大啊,现在又把我爸给气到了。”林诗曼说着话把陈东阳拉起来,准备回房间。

  一直到进了卧室,林诗曼有些担心的看着陈东阳:“你没生气吧?其实,其实他们因为你之前的事情,受了很多委屈的,所以对你有怨气。”

  林诗曼很在意陈东阳,紧接着娇躯向前,抱住了陈东阳。

  相比十年前,感觉面前男人比以前要强壮了许多。

  眯着眼睛感受这个男人的气息,林诗曼心里又出现了小时候的画面。

  同样幼小瘦弱的陈东阳张开手臂把她护在身后,一直到几个醉酒混混把他打得浑身是血晕死过去,陈东阳依旧没有畏惧。

  林诗曼到现在还记得,陈东阳昏迷之前轻声跟她说的一句话:“你放心,我会永远保护你。”

  “你想不想我?”

  “想。”

  “那,那你今天就要了我吧?”

  “现在还不行。”

  听到这话,林诗曼松开手臂,疑惑的看着陈东阳。

  陈东阳看着面前这张精致美丽的脸庞,充满了温柔笑意:“等你感觉我真正配得上你了,到时候才会真正要了你。

  十年前咱们结婚当晚我没醉,装醉在那里逃避。

  所有人都嘲笑你像一个仙子,偏偏选择了我这个窝囊废。

  结婚那天,每个人都对你冷嘲热讽,让你难堪。

  其实那个时候,心最疼痛的是我。你为了我,受的委屈太多了。

  我只能装醉去逃避这一切,那时候被别人打骂羞辱或者指着喊我废物,窝囊废,我都没有这么难受过。

  但是看到你为了我被人羞辱耻笑,我那个时候第一次感觉到了心痛。

  所以那晚上宾客走了,我也离开了林家去北疆当兵去了。

  我就想着要是死了,你去找个配得上你、对你好的男人嫁了,我要是混出头,到时候配得上你我再来见你。

  你林诗曼的男人,一定不是废物,一定不是窝囊废!”

  林诗曼那双迷人的眼睛泛起水雾,怔怔的看着陈东阳有些心酸:“真的?”

  “真的!”陈东阳很认真的点头:“还有五天就是咱们十年结婚纪念了吧?

  时间好快,等那一天我要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纪念。

  我要让整个明华市都颤抖。

  我要你不后悔跟我结婚!”

  林诗曼看着面前的男人,总是感觉看不够,看一辈子都看不够。

  哪怕在林诗曼看来,陈东阳说这些话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对于她来说,陈东阳在意她这就足够了。

  这时,陈东阳手机轻响,收到了一条信息,打开见是小舅子林强强的信息:“现在出来一趟,有事!”

  “今天让你担心了,你先休息下,我有点事出去一趟。”把手机收起来,陈东阳向林诗曼说着。

  等陈东阳除了前院大门口,才看到自己的小舅子林强强叼着烟站在那等着呢。

  见到陈东阳出来,林强强歪着脑袋打量着陈东阳:“赵家少爷在陆羽茶社要见你,你要还是个男人就过去跟赵家少爷谈。”

  林强强说完,防备的看着陈东阳,以前的他本事不大,脾气不小,一言不合就动手。

  可陈东阳让他失望了,只见陈东阳嗯了一声,表情风清云淡。

  林强强有些意外,不过立刻明白这是陈东阳听到赵家少爷的名头,害怕了。

  最近林强强一直巴结讨好赵家少爷,希望能抱住赵家这个参天大树。

  陈东阳转身离开去赴约,林强强看着他背影,鄙夷的冷笑一声转身就进了别墅。

  ……

  陆羽茶社规模不大,主打精品路线,就连风格都充满古韵,是个品茶的好地方。

  这会儿赵家少爷赵辰正坐在二楼靠窗最好的雅间,带着傲然气势。

  跟其他豪门相比,赵家底蕴最深。

  算得上百年望族,到了这一辈赵家涉足金融、房产、能源和进出口。

  积累的财富别人难以想象,算得上是明华市的顶级豪门。

  而赵辰作为大少爷,身边更是美女环绕,明星模特不知道多少跟他有过深入交流的。

  可对于林诗曼那个身材脸蛋,外表气质都那么完美的女人,赵辰就是念念不忘。

  越被拒绝,就越是激起赵辰想要得到的林诗曼的想法。

  得知林诗曼十年前的名义丈夫,也就是明华市十年前最出名的废材陈东阳回来时,立刻让林强强把他约了出来。

  品了一口茶,赵辰跟身边保镖说着:“等会下手谨慎一点别弄出声来。

  杀了之后就让人绑上石头,沉到明华江里。一个被陈家扫地出门的窝囊废,死了也就死了。”

  “少爷,怕什么,整个明华市难不成还有人为了一个废物敢跟赵家做对?”赵辰身边的保镖一身凶狠之气,手里可是有不少人名,说话带着鄙夷。

  赵辰坐在窗边看得清楚,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文学] 回复数字297,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对面路旁停着一辆不起眼的越野车。

  “看到那辆吉普了没有?军用车牌,车门两侧印着黑龙图案的。”赵辰眼睛一直盯着那辆有些破旧的越野车说着。

  “看到了,就车门徽章旁边的巴掌大小黑龙图案?这有什么。”保镖眼中带着不屑。

  赵辰摇摇头,表情变得凝重:“军用车我见多了,可从没真正看过这样的黑龙军车。

  我父亲说过,黑龙标可是代表着大夏国之荣耀,哪怕封疆大吏,位极人臣都没资格。

  只有为大夏国立下了不世之功才有这般的待遇。

  这车不起眼,有资格坐的人,就算我父亲都没资格见的。

  整个明华市有钱人很多,富家豪门很多,在那种层次的大人物眼里,就算强如咱们赵家,估计也跟蝼蚁也差不多。

  一个不高兴,随口一句话就能让明华市换天。”

  说到这里,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文学] 回复数字297,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赵辰心里感觉有些紧张。

  这次干掉陈东阳要是不利索的话,怕影响那位大人物心情,所以赵辰才嘱咐保镖重视。

  陆羽茶社距离林家不远,陈东阳步行而去的时候,打电话让老虎开车到茶社那里等他。

  赵辰对那辆不起眼的车充满了恐惧和敬畏。

  他却不知道这辆车是他眼中的废物陈东阳打电话叫来的。